您当前位置:古玩网 >> 佛像藏品 >> 浏览文章

卢芹斋传:是收藏家还是卖国贼?

所属栏目: 佛像藏品资讯 ???发布时间: 2016-07-10???文章来源:www.imbm798.com

传奇中国红楼──彤阁,坐落在离凯旋门仅一公里有余,具体地址是巴黎第八区库尔塞勒街四十八号(48, rue de Courcelles 75008 Paris)。法国媒体称之为卢氏塔(La pagode de Ching Tsai Loo),它曾经的主人卢芹斋曾用它做文物精英荟萃的沙龙,不间断地在此展览“囊括中国艺术的方方面面”,让欧美收藏者学会欣赏中国墓葬文物。

卢芹斋本人也因此成为一名备受争议的人物,有人说他是西方的”英雄“,是中国的”卖国贼“。据说,如今流失于海外的中国古董,约有一半是经他之手售出,他为了一件喜欢的东西,花钱盗墓不惜掘地三尺。

财富派专栏作家成野为大家讲述备受争议的卢芹斋的生平。

巴黎市中心的“红楼”

至今位于巴黎市中心的“红楼”,见证过收藏界的传奇人物卢芹斋(C .T.Loo, 一八八○─ 一九五七)生意上最辉煌的时期──现在流散于海外的文物,约一半经他之手流出。而文博专家罗拉近年所着的《卢芹斋传》,又揭示了他羞于示人的出身,“我和张静江是在大清国驻巴黎的大使馆初见的”这个卢芹斋反复对外宣称的谎言,就像杜月笙在上流社会的晚宴中,悄悄从手指上摘下的暴发户大戒指。但被视作卖国贼的卢芹斋或许更复杂一些,他似乎永远都有无法调和的内心,就像那些关于他的永不停止的争议。他究竟是儒商还是文物贩子?是收藏家还是卖国贼?

随着中文版的出版,《卢芹斋传》重新引起了华人社会对这位文物界传奇人物的好奇。在西方人眼中,他谦恭有礼,言谈谨慎,潇洒又精明。既是中国式的谦谦君子,又是欧洲做派的绅士。在中国战乱和封闭的年月,他的“巴黎红楼”彤阁是文物精英荟萃的沙龙,不间断地展览“囊括中国艺术的方方面面”,他让欧美收藏者学会欣赏中国墓葬文物──墓葬雕刻、青铜器、陪葬古玉、陶俑、佛像等。某种意义上讲,卢芹斋是让西方认识中国古董的启蒙者。

卢芹斋

卢芹斋,出生于一八八○年,浙江湖州卢家渡。初名“焕文”;后改名“芹斋”。卢幼年失怙,初寄养于远房的堂叔家,后入南浔张家做仆人。张家大少爷,就是日后国民党四大元老之一的张静江。罗拉在书中提及,大多数寒门子弟在得到一定的认同与社会地位之后,会对自己的白手起家深感骄傲。而卢芹斋并不是这样,他对自己的出身讳莫如深。在发迹后的年月里,他常会对人说:“我和张静江,是在大清国驻巴黎的大使馆认识的。”

事实上,在张家大宅里,当先天有残障的张静江一瘸一拐打网球的时候,身为仆人的卢芹斋总喜欢多逗留一会,在远处颇为羡慕地静静观望。而在卢芹斋发迹之后,最喜欢的运动恰恰就是网球。

一九○二年,张静江任清廷驻法国商务参赞,张静江将卢芹斋──利索又漂亮的仆人,携往巴黎。张静江在巴黎开设“运通”公司,售卖中国的瓷器、字画等,将收入悉数资助了孙中山,支持辛亥革命。

卢芹斋从古董店学徒开始,刻苦学习古董店的各项业务,又学说了一口流利的英语、法语,很快就受到老板赏识,他逐渐出任掌铺了。张、卢的人生轨道截然不同,张静江的报国之心和革命理想,注定了他的视野不会单单停留在一盘生意上。而对于卢来说,这一切太难得了。他所获得的是前所未有的经历、机会和尊重。辛亥革命后,张静江回国协助孙中山,“运通”公司结束。卢开办了自己的古董店,成立了卢吴古玩公司。“卢吴”的发音极像“卢浮”,可见其野心。

恰巧这时又赶上国内清政府垮台,北洋政府执政,人心不稳定,故宫内的古物珍宝纷纷流失海外,卢凭借鉴别中国文物的本领,成功低价收购不少古稀珍品,推销到欧洲市场,简直一本万利。渐渐地,他成为享有盛誉的中国古董鉴赏家,也成为欧洲华人中的名人。当然,这只是故事的一面。

卢芹斋

在国人长久的印象中,卢芹斋“应该被钉在耻辱柱上”。曾有学者统计,如今流失于海外的中国古董,约有一半是经他之手售出,他为了一件喜欢的东西,花钱盗墓不惜掘地三尺。其中最为国人所诟病的,是他盗运昭陵二骏。一九一二年左右,传言“卢芹斋主导了一桩着名的盗墓活动”,虽然他本人对此拒不承认,只是含混声称“(昭陵二骏)从地方政府买下,由军阀护送进京”,“我是从第三方那里接手的”。但不论如何,昭陵六骏中的“飒露紫”和“拳毛騧”最后以十二万五千美元卖给宾夕法尼亚大学博物馆,刷新了当时的文物交易纪录。二骏上岸后,长时间放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避风头,卖方就是卢芹斋的公司。

《卢芹斋传》中,引述一个名叫保尔马龙的法国商人的一封信,披露了盗卖“二骏”的情形。马龙在信中说,一九一二年在北京的法国商人格鲁尚,为了抢在德国人之前弄到石骏,派人潜入昭陵。一九一三年五月的一天,一伙盗贼正偷偷地把砸下来的飒露紫和拳毛騧运下山时,被闻风赶来的当地村民拦住。情急之下,“二骏”被推下山崖,后来残碎的石骏被陕西政府没收。而写信人马龙自称,为这次盗运活动付出的大笔投资也泡汤了。

“二骏”落到陕西督军陆建章手中。此时,刚当上大总统的袁世凯正在筹建“袁家花园”,有意将二骏占为己有。可“二骏”尚未送入袁家花园,袁世凯就做着他八十三天的皇帝梦一命呜呼了。于是很快被转手卖给了人脉颇深的卢芹斋。

在卢芹斋的晚年,他数次尝试为自己辩解,他辩解的主要理由,就是因为中国的时局动荡,流失出去的文物反而得到了更好的保护。“如今,公元十世纪的中国佛教壁画安详地悬挂在讷尔逊阿特金斯博物馆中。”它们并没有随广胜寺一起在内战的炮火中被毁。《卢芹斋传》中亦写道:“卢芹斋一直尝试为自己开脱‘没有任何一件文物是我从原址上偷来抢来的。’言外之意:不是我,是别人。”

一九五七年,卢芹斋病逝于法国。陪伴他的是法国妻子玛丽罗斯茹尔妮(MARIE-ROSEJOURNY)为他诞下的女儿嘉妮(JANINE)。看似对故乡无甚牵念的卢芹斋,曾经表示要叶落归根,在中国入土为安,或者葬在巴黎。但是其妻家族的墓地在古何贝瓦(COURBEVOIE),他也最终葬在巴黎西部的这个小城镇。当年那个从小村镇出来,一直想在大城市找到一席之地的少年,最终,还是留在了异乡的小城镇。

二○一一年,巴黎红楼易主,产权落入一位法国金融家之手。红楼原本的主人已听不到世间对他的争论非议。倒是来来回回的中国游客,很喜欢在红楼前拍照。看看门牌上掉色的“Loo”,感叹一声“Loo,好特别的姓。”

财富派专栏

投稿及商业合作:lifeofwealth@ifeng.com

财富派微博:@财富派lifeofwealth

以上就是卢芹斋传:是收藏家还是卖国贼?的全部内容。更多佛像藏品资讯,请关注古玩网佛像藏品资讯频道!(http://www.imbm798.com/guwan/fxcp/24645.html)
相关阅读
最新文章
图文阅读